火爆畜牧招商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專家:儲備肉并不是凍了6個月的肉,可放心食用

專家:儲備肉并不是凍了6個月的肉,可放心食用

2019-10-8   閱讀數:78   來源:畜牧招商   編輯:佳佳

  “豬糧安天下”,我國是生豬生產和消費大國,生豬的飼養量約占全球一半,豬肉在居民肉類消費結構中的占比高達62.7%。穩定生豬生產發展,對保障人民群眾的生活、穩定物價、保持經濟平穩運行和社會大局穩定都具有重要意義。

  我國是生豬生產和消費大國,然而,近期生豬供應出現緊張,豬肉價格明顯上漲。

  國家儲備肉的進入會給市場帶來哪些變化?非洲豬瘟疫苗的進展如何?針對這些問題,經濟日報記者采訪了有關專家。

  儲備肉保證市場供應

  近日,杭州不少消費者發現身邊的超市中多了這樣一個展臺——儲備肉銷售點。記者了解到,近期,浙江省一批政府儲備的平價豬肉開始在杭州多家超市投放,其價格比菜場的豬肉至少便宜了三成。此外,山東濟南、青島等地均有儲備肉的銷售網點。

  可能有人要問,何為儲備肉?與冷鮮豬肉相比,有何不一樣?

  實際上,國家儲備肉是指國家用于應對重大自然災害、公共衛生事件、動物疫情或者其他突發事件引發市場異常波動和市場調控而儲備的肉類產品。儲備肉包括兩部分,一是儲備的活畜(含活豬、活牛、活羊),二是儲備的凍肉(含凍豬肉、凍牛肉、凍羊肉)。

  “雖然名叫儲備肉,但不代表儲藏了很久。”農科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研究員、動物營養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常務副主任張宏福介紹,儲備肉與人們日常在超市所買的冷鮮肉并無二樣。

  通常情況下,中央儲備肉冷庫處在常年-18℃的環境下,存放的豬肉保質期是6個月。不過,儲備凍肉并不是凍了6個月的肉,而是在進貨和銷售過程中不停更換的流動凍鮮肉。

  “經國家同意,今年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大力推動開展中央凍豬肉儲備收儲工作,同時還印發通知指導地方開展凍豬肉收儲工作,督促各地將儲備任務落實到位。目前,中央和地方層面凍豬肉收儲量已經達到了一定規模。”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負責人彭紹宗介紹。

  有人說,冷凍肉沒有新鮮肉好吃。對此,張宏福回答:“隨著工業化、城鎮化推進,人們日常所吃的大多數肉都是經過屠宰、冷鏈后才到達餐桌上的。雖然在口感上會存在一些差別,但經過冷凍的肉不會因為儲藏條件不佳等因素發生腐敗,危害消費者身體健康。因此,冷凍肉的安全性更高一些。歐美等發達國家人們所食用的肉類都經過冷凍。”

  由此看來,所謂的儲備肉其實只是換了一個說法而已。這些肉經過國家相關部門層層把關,安全可靠,大家大可放心食用。

  當前,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升,對肉類的需求也更加多樣化。牛羊肉、雞鴨魚肉等給人們提供了豐富的選擇空間。“我特別推薦鴨肉和兔肉。”張宏福說,鴨肉的營養含量很高,肉感介于雞肉和豬肉之間。兔子繁殖能力強,易于飼養,在我國有很大發展空間。

  此外,張宏福建議,要多食用大豆蛋白,比如豆漿、豆腐、植物性人造肉等,這些可以為人類提供豐富的蛋白質。“動物吃豆粕飼料,由植物蛋白轉化為動物蛋白,其轉化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多。有近14億人口,如果都像歐美人那樣吃肉,得需要多少動物?多少飼料?這是不太現實的。傳統的素食結構理念,還是要提倡的。”

  疫苗研制取得突破

  今年以來,雖然非洲豬瘟疫情的數量比去年同期明顯減少,但疫情發生的隱患、風險仍非常高,疫情形勢依然嚴峻。

  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研究員仇華吉表示,非洲豬瘟是一個高度接觸性的傳染病,致死性很高。但這并不代表非洲豬瘟無法預防。首先,在沒有人為干預的情況下,非洲豬瘟的傳播速度很慢,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殺手”。其次,病毒并不導致生豬百分之百死亡,如果防控得當,存活率可達到20%到30%。

  “非洲豬瘟是可防可控的。雖然很難根除,但在一個豬場凈化它并不困難。”仇華吉說,病毒也有強項和短板。非洲豬瘟耐低溫、耐有機物、耐高鹽的環境,但怕高熱、怕干燥、怕強酸強堿。

  記者了解到,為積極應對疫情對我國生豬產業的沖擊,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聯合大北農集團,基于對非洲豬瘟的科學認知,結合實踐經驗共同研究建立全流程復養技術體系并推廣應用,形成了規模化豬場生物安全防控技術體系,制定了《豬場復養技術要點》,指導豬場開展復養工作。

  該技術已在黑龍江大北農所有豬場推廣,在大北農遼寧北鎮二場成功復產,極大提高了企業信心,10月中旬將實現滿負荷運轉。

  豬場復養是指豬場發生疫情后,通過清洗消毒等方法清除場內已有病毒,并采取綜合措施有效阻止病毒再次入場,重新引進生豬開始生產的過程。復養是一項基于生物安全措施的系統工程,涉及條件保障、飼養管理、飼料營養、環境控制、疫病防控等。該技術體系以多重阻斷與殺滅、建立標準操作規程為生物防控核心,涵蓋清場消毒、人物豬車流動等環節。

  實際上,非洲豬瘟出現至今,已經近百年。但是,由于其感染機制復雜,世界范圍內迄今尚無有效預防用疫苗。農科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所長步志高長期從事我國動物疫病防治工作,他認為,非洲豬瘟疫苗至今仍未研制成功,主要因為其病毒宿主“非常狹窄”,只感染野豬和家豬。細胞宿主“也非常窄”,主要是豬的原代巨噬細胞;非洲豬瘟病毒是個“孤家寡人”,沒有其他近親病毒可供借鑒使用。

  令人振奮的是,步志高及團隊經過多年探索,研制出國際上沒人嘗試過的“雙基因缺失技術方案”,目前已完成有效性、安全性的實驗室研究,并突破了一直制約疫苗規模化生產的瓶頸——以原代巨噬細胞實現工業化生產。

  “近幾年,隨著生物技術的突破,對非洲豬瘟感染的機制、獨立的分支機制和免疫保護機制也在不斷認識深入。加上我們具備高素質的人才隊伍,還有標準化的生物質材料和科研投入,非洲豬瘟疫苗取得重大突破,應該說具備一定條件了。”步志高說。(來源:經濟日報·經濟網記者常理)

免責聲明
看干貨 找產品 做招商 謀發展

您留言,我回電!幫您快速找到您想了解的產品!

提示:留言后企業會在24小時內與您聯系!

  • *姓名:
  • *聯系電話:
  • *留言內容:
關鍵字:生豬 儲備肉
极速赛车app下载